<acronym id="hzmff"><label id="hzmff"></label></acronym><tr id="hzmff"><s id="hzmff"></s></tr>

  • <p id="hzmff"></p><acronym id="hzmff"><label id="hzmff"></label></acronym>
    <p id="hzmff"></p>
    <td id="hzmff"><ruby id="hzmff"></ruby></td>
    <acronym id="hzmff"><s id="hzmff"><tt id="hzmff"></tt></s></acronym>

    <table id="hzmff"></table>

  • 海南偷運牛羊的驚天大案(轉載)

    發布時間:2017-04-17 14:19:56 中國汽車網

    新聞背景:海南是國際旅游島,也是國務院批準的無疫區,為防止外省輸入的活體動物帶有疫病,從2014年4月3日開始,已經出臺政策停止輸入省外活體肉用動物,海南省農業廳、海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聯合發布《關于嚴厲打擊違法經營省外肉用活體動物行為的通告》,通告指出:加強對偷運、經營省外肉用活體動物違法行為的打擊力度;在監督執法過程中,對涉案動物和動物產品一律依法沒收進行無害化處理,并沒收違法所得和罰款,涉嫌犯罪的,移交公安機關追究當事人的刑事責任。但島內的牛羊養殖無法滿足市場的消費需求,如果按照這個規定嚴格執行,到海南先隔離檢疫后再進入市場,那么存活率不高導致成本大增,這樣就催生一個行業內稱之為比毒品更暴利的行業——“走私”牛羊。筆者經過四個多月的深入調查,揭開這個驚天大案,當然,也許只是冰山一角。

      進入海南只有??諆蓷l路徑,空運是不可能,只有海運,這樣與海南隔海相望的廣東省徐聞縣成為最佳出口。據不完全統計,從2014年6月開始,光最大的偷運集團一家每年從徐聞偷運到海南的牛羊近四千萬斤,光2017年1月份高達1000萬斤,2月份300萬斤,3月份220萬斤,近三年來這家偷運集團偷運牛和羊的總量近一億斤。按行規和行情,保護費是每斤3塊3毛,到海南后批發倒賣平均利潤3元,光這家偷運集團近三年的涉案金額高達6個多億,如果按照它占市場總額70%計算,這個行業每年的利潤高達近三個億,真是比毒品還暴利。一年四千萬斤,除天氣因素外,平均每天十五萬多斤,17年春節前最高峰一天150萬斤,計算這個是為了讓各位看官深入細想,這么大規模的行為,有關部門要查處的話,應該不是很難,但打開網絡只發現兩則新聞,共查處300多只羊,其中一百多只是在倉庫里查處的。當然憑這個也不能全面評價有關部門的工作,但假如有關部門在這方面有大作為我想媒體會主動積極跟進。那么導致偷運活動如此猖獗有關部門存在兩種責任可能:不作為或同流合污。說實在的,我是希望是純粹的不作為,但隨著調查的深入發現自己還是天真了。

      嚴格來講,從國內其他地方偷運牛羊等活口到海南,不是走私,海南政府對這種行為的制止和處理也只能用通告的形式發布,連具體的處罰標準都無法細化。這形同虛設的通告不僅沒有達到威懾和強化管理的作用,反而給偷運中人為制造了一個最為暴利環節——收取保護費,隨之伴生的是權力尋租。偷運活動由兩個主體完成:一是貨主、二是保護者。上面所提到的最大偷運集團主要是提供保護,但近幾個月來保護者有意識用各種手段來支持和培養幾個貨主,不排除兩者結體的可能。保護者的工作是確保偷運過程順利進行,包括徐聞和??趦傻氐挠嘘P部門和社會其他關系處理、提供碼頭和運輸船只。貨主除了繳交3.3元保護費外,還要交納2000元的碼頭費和趕羊工費500元。對于貨主來講,3.3元一斤的保護費比倒賣差價還大,一船7、8萬的收費肯定不是因為提供船只運輸這么簡單,因為運費最多也就3000元左右,憑什么要交?這個灰色產業鏈的形成過程可不是只充滿灰色色彩,整個故事不亞于美國大片。

      調查中,幾個名字被反復提及:阿貴、王X敬、阿成、長毛X及之子、長腳X及之子、肥仔、XX熊、英姐、阿達、阿賢。經過篩理和求證,阿貴、王X敬、阿成、長毛X及之子、長腳X、阿賢是保護者,肥仔、英姐、阿達是最大的三個貨主,XX熊是阿貴他們的原來競爭對手后來被打敗。據業內人士介紹:阿貴、王X敬是集團中的主腦,阿貴是??谌?,負責??谡毮懿块T對接,是首領;王X敬是徐聞某船務公司駐??谵k事處的職工,負責策劃和財務是軍師;阿成是負責具體的整個偷運環節的執行人和收款工作;長毛X及之子是徐聞人是集團徐聞負責人也算合作伙伴,長腳X及之子和阿賢都是徐聞本地人,阿賢是徐聞環節的直接執行人;肥仔是茂名人,目前偷運活動中最大的貨主,占有近六成的偷運份額,也可以說是中國目前最大的羊販賣者;英姐是??谌?,阿達是茂名人,他們倆占近三成的偷運份額。

      業內人說,因為徐聞是偷運環節中的橋頭堡,3.3元的收費中,1.6元歸徐聞方由長毛X分配。知情者稱長毛X是徐聞的黑社會大佬級人物,也是上一任縣委書記戲稱徐聞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伯通五大黑社會中的南帝,原來是南山鎮的一個小混混,民間流傳著他各種借北港碼頭的春風一夜暴富故事版本。2015、2016兩年偷運活動中大部分是從他在北港碼頭里面私建的碼頭上貨,因碼頭建設未經任何部門批準,2017年春節前經人多次強烈舉報,有關部門出動一百多人才把它挖掉,上個月聽說又恢復正常上貨。長毛X完成原始積累后與當地一些官員關系異常密切,在調查中不止五次發現他和原徐聞縣領導蔣某一起,并稱其為老板,可見兩人的關系非同尋常,蔣某在此集團中的角色未明,但他涉及15年教師指標案受到省紀委調查。長毛X之子也是個人物,手下馬仔眾多,在12年曾持槍在徐聞擊傷湛江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的民警梁某,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通過活動(據說是賠償梁某60萬元)而不了了之。筆者不懂法律,但對持槍傷人沒事還是無法理解。長腳X及之子和阿賢也是徐聞本地人,現出貨量最大的海安鎮紅磡村的油庫碼頭和私建碼頭由他們倆人管理,工作包括放風、引車過磅、安排碼頭和船只、收費等。每天如此大規模的偷運,有關部門的監管在哪里?

      去年曾有人舉報偷運行為,但徐聞有關部門各有措詞,聽聽他們奇葩的回答吧!一是畜牧局、動檢防疫部門到了碼頭看了一下真假未明的手寫抽檢證明說我們管不了就走了。為了海南兄弟的健康求求您多看一眼車上的羊,至多不到一半耳朵上才有檢疫過的標簽,而且跨省活口的檢疫證明都是電腦打印,全國聯網內部系統可查,請問您是業務不熟啊還是被收買了?如果業務這么不熟您還好意思在這位置上呆嗎?換個角度,這羊是在徐聞銷售的話,你是不是應該更加謹慎認真檢驗有關證明呢?萬一你的家人也吃到了呢?當然憑你們的智商也明白到徐聞或海南外的其他地方銷售的不可能跑去距離最遠的碼頭,除非商家腦子被羊踢了。也可以理解畜牧局是個清水衙門,好不容易有點外塊收而且好像不作為的理由充足,但2012年的何妃省案畜牧局好像是重災區。二是邊防派出所或屬地派出所,收到舉報后到了現場更奇葩,列隊在那里看守,儼如保衛。問及為什么不管,理由更充分,這不是公安的管轄范圍。請問在非法碼頭進行非法經營是您的管轄范圍嗎?五海里內非法運輸(船只套牌)是您邊防的管轄范圍嗎?退一步,智商為零才不知道這是偷運行為,在廣東和海南兩省省委書記推進的海峽一體化的大環境下,是不是先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配合有關部門工作,那怕是通知海南方面提供偷運信息,各位同志你們做了嗎?我還能相信你們是清白的嗎?

      據近一個月來觀察,有關部門處于零管理狀態。但以阿貴為首的偷運集團在加快加強管理以達到壟斷的目的,一是除了熟貨主一律不接外單,培育肥仔幾個大戶;二是準備新碼頭統一管理,聯合有關部門,防止其他人私下偷運。在調查表中,在新建碼頭碰到開著本地123假車牌的徐聞公安局領導在那里指點江山,可惜這個碼頭應該胎死腹中了,要不……..。由此可見,長毛X在徐聞官方的關系的確了不得,剛接到消息,他在國家徐聞南山港碼頭拿了一個億的工程。但對于阿貴和王X敬來說,在偷運活動中長毛X少了許多暴力,而且政府關系算是小兒科。

      據海南圈子內人士講,阿貴在不同場合吹噓他的政府關系,上至海南農業廳、公安廳和市紀委的高層,下至處長、支隊長、派出所長等,他的哥哥也是??诠簿值囊晃恢饕块T領導。阿貴控制偷運行業收取保護費是公開的秘密,但采用的套路和手法可上不了臺面。打,是核心,分兩種打,一種是利用職能部門打擊沒交保護費者,二是打不合作的貨主。業內流傳著兩個故事:原來有一個行業報紙的記者調查阿貴偷運活動時時被暴打后為虎作倀,專門守在派出所,一接到阿貴提供的線索后馬上催促民警或有關職能部門查處;二是有某部門領導在會上強調,查處工作要在離海岸不低于600米地主進行。由于海岸線較長,阿貴等也不可能全部實時監控得到其他人的私下偷運,他們采用了先警告,警告無效后就打。據可靠消息,幾乎所有的貨主都受過不同程度的恐嚇,包括肥仔、英姐和阿達,不低于6個貨主受到不同的歐打,最嚴重的是譚某,被堵在停車場內暴打近五分鐘。由于貨主也擔心偷運行為暴露,都是敢怒不敢言,所以這些事都不了了之。這么的一個復雜的連環套路,阿貴是想不出來的,這些應該是軍師王X敬策劃,也不排除其他高人或者官員參與。王X敬這個角色非常重要,嚴格來講他才算是首腦,因為他掌握了徐聞方面的聯動、財務管理和利益分配,與長毛X的合作是他促成的,所有的保護費款都要交回他處再統一由他分配發放。

      3.3元的保護費中有1.7元是歸阿貴為首的海南方所有,三年來偷運一億斤的收入是1.7個億。這筆無法說明來源的巨款如何處理,阿貴和王X敬等在??诤臀牟捎脤嵸Y方式直接開辦或控制了六家公司,經調查,其中有三家公司沒有發生任何業務經營。聽業內人士反映,去年底,??诮泜芍ш犜{查此案。先不管偷運行為是否涉嫌犯罪,但通過非法手段控制行業和非法碼頭非法經營應該是歸公安管轄范圍。一年近五千萬斤,貨物總額高達八個億,非法收入近三個億,打擊如果只是沒收和罰款而不入刑,我相信就算是阿貴倒下,還有其他人前赴后繼。

      海南農業廳、公安廳2014年8月1日聯合發布了《關于堅決打擊違法引入省外動物及動物產品確保動物食品安全的通知》,措辭嚴厲,來勢不小,可惜雷聲大雨點小,更諷刺的這倒成為阿貴偷運集團利用的槍杠。如此大規模偷運行為,有關部門監管不了還是不想管或是利益共同體?在??趯嵉卣{查中發現,在??谛赂穽u麻余渡口下羊的現場和龍昆南路交易集散地還明目張膽地建有羊欄,這樣有關部門還無所作為,能解釋得清楚嗎?調查過程發現其實整個偷運活動漏洞百出,認真負責一點,完全可以大力度打擊形成大面積控制,如果沒有職能部門勾結,偷運集團翻不起一滴水花。在調查中,許多圈子內的朋友一直勸我,阿貴和長毛X在兩地的勢力非常大,讓我小心,他們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當然連警察都敢開槍打,我這小老百姓那更不值一提。但我堅信一點:自古邪不壓正。我也深深知道,正規媒體不會報導這些,就算想最后也是被和諧掉。

      ??诤驼拷瓋傻卣诩涌旌{一體的工作,特別是徐聞,作為橋頭堡和最后一道屏障,保障海南的食品安全應義不容辭。如果任由非法偷運如此放肆,海南自02年非典以來保持無疫區榮譽也將付諸東水!來源:天涯論壇

    編輯: xiaoqing 來源:天涯論壇
    0
    延伸閱讀
    a04-正文-廣告01
    人人做人人爽人人爱,图片区小说区激情区偷拍区,亚洲国产精品sss在线观看av,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
    <acronym id="hzmff"><label id="hzmff"></label></acronym><tr id="hzmff"><s id="hzmff"></s></tr>

  • <p id="hzmff"></p><acronym id="hzmff"><label id="hzmff"></label></acronym>
    <p id="hzmff"></p>
    <td id="hzmff"><ruby id="hzmff"></ruby></td>
    <acronym id="hzmff"><s id="hzmff"><tt id="hzmff"></tt></s></acronym>

    <table id="hzmff"></table>